.tnaillirb ginkcuF

余所事|【白夜】

PART.3(尾章)

-vorm&GEB


总是把所有事情拖到夕阳沉默之后再告诉你。重叠上的影子随波逐流。

我喜欢开阔的地方。能一眼看到全世界的高处,便是我的心之所向。

这一次的影子是两个人。


我走在狗朗前面,爬着并未再次加工的楼梯。墙面还有余留下的白灰,不时会飘落进我的鼻子和嘴巴。我不知道我们爬了多久,只是一个台阶接着一个台阶,一节楼梯连着一节楼梯,盘旋而上,起步,转身,起步,渐渐变得机械化,脑子也懒了,似乎是一种执念命令着我的脚,向前,向前。我原本以为狗朗会停下脚步,一脸不耐烦地问我要去哪里。可是自从进入这座大楼里他一句话也没说,安静得不像样子。

楼里只能听见两人的呼吸声,虽然没有交流,我并不觉得有多少的压抑感,也许和这样的人相处自己也会觉得轻松不少。心跳得很快,像是要冲破天际,里面孕育着一个透明而清楚的愿望。它在暗中发光,星星却不投来一次目光。

我再一次往上看去。到楼顶了。这是最后一层楼梯。

我本想加快脚步,却慢了下来。

模糊而粘稠的情感奔涌着。

沉重,我的腿似乎不听使唤,每一根神经抽动着,刺激着我的灵魂,后者似乎就要举起白旗,屁滚尿流地狼狈离去。一步,两步,两步。我的手握着楼梯上的栏杆。

半是有意地回了一次头,正对上他投来的目光。狗朗那副模样让我想起被人打扰的猫,那一定是一只波斯猫。

我冲他一笑,腿上有了力气,我往上面跑去。


开阔的楼顶上没有任何的装饰,令我惊讶而又欣喜的是,这里没有围起来的栏杆之类的东西。如果一个恐高的人走到楼顶的边缘上,想必会因为害怕而失足摔下吧?

先是黄色的光。应该说,是淡淡的鹅黄色,覆盖着流动的岩浆。那层薄膜将其紧紧裹住,偶尔会出现裂缝,金色的光便会炸裂开来,粗暴而又温柔地为整个世界上色。

kuro走到我前面去,什么也没说,看着似乎伸手就能触碰到的这份奇迹。

蛋黄流出来了,蔓延而开,四周的云彩带上了紫色眼影,像是傲慢地俯视。最中心的火焰燃烧起来,热度传播到天的更远处,倏地传来回响,红色的彩带如河流的纹路般,一条条交汇,部分的残余下的红成了彗星的尾巴,追逐着无法看清的对岸。火焰愈发灿烂,诡异地笑着,风从它的嘴角掠过,撩起被淡黄色所染成的云彩。

于是美好的景象配上了美好的人。

日沉。

意味着一天的结束。一天的终结。

也意味着一段距离和情感消失的句点。

我想起自己在天空之上的情景。我难以想起那时夕阳的模样,没有具体的形状和声音。丝毫的热度也无法感知,空旷的空间空气游动着,双手所握住的是空白。

我试图回想起我所经历的事情,它们却一个清晨,一个黄昏,一个白夜地消失。最开始忘却的会是模样。房子的模样,街道的模样,河水和山的模样,城市,乡村,公园和菜市场。然后是人。之后是人的声音,与人一起相处的时刻,连同那段记忆。时间会将这些打包带走,从不留下联系方式,它流过银河和宇宙,却独独错过我,我成了瞎子和聋子,没有人和我说话,我成了哑巴。

这一天会来到。在这一天来到之前。

笑出来很简单,想象着你放心去快乐的时候,不自觉地,自己就不听话地笑了。至少现在的你我还能这样近距离地去接触,去捕捉你身上的一个个小动作,记下你所喜欢的东西,思考怎样去对待每天太阳的升起,对待每一缕朝我投射而来的带有温度的光,对待每天都会乖乖吹起来的风,以便在我面向无穷的三无空间时独自微笑。

红色被掺进了水,晕染开下方的淡黄。

上方的火焰向下平移,淡黄色流萤般飞散开。

光线不那么刺眼了。

我不自觉地将目光投向狗朗,他很专心地看着。

自己要好好像他学习啊。我心里对自己笑道。

我走上前,和他并排。

我开口了,难以想象的轻。

kuro,有想过今后的生活吗?

他沉默了一秒,然后说。

应该是美食方面的职业吧...?或者武术之类也可以。

恩——kuro。

我停顿了一会儿,他突然转过头。一瞬间他浓稠如粘液般的眼睛里出现了我的样子,不知道是否是光的原因,他脸部的轮廓格外柔和,竟有一种类似于温柔的感觉,他似乎惊讶于我说话的语气,于平常而言,显得过于低了些,少了点我惯有的样子。自己的胸口被什么压着,在狭小的缝隙里挣扎,直到他转过头去,才重新发芽。我笑了。

kuro以后要找一个合适的人,和她一起白头到老哦。

....你这家伙说什么啊...?!!他气愤地转过头,程度不亚于我在地铁站被他找到的时候。

毕竟..着才是kuro应该有的生活啊,不如说是你原本就应有的生活..大概是这样咯?

喂——

我打断他的话。

kuro以后工作的话不要太辛苦自己啦,如果是为了你未来小姐就....啊——kuro不要那种表情看我啊——恩...kuro老了就和我的头发是一样的颜色了,好期待啊!诶对了,现在kuro应该是在上高中吧?

现在放假啊白痴。你以为我这么有空吗。

好像没有看见kuro有学习来着...

...你说够了吗...?怎么你今天的话特别多...

可我倒是没有看见kuro有不开心的样子呢。

你...

我把脸凑近他。笑着对上他的眼睛。

似乎还很开心呢——?

他毫不客气地一拳打到我的额头上,没有一点的疼痛感,只是一种说不过就打的无奈吧?

之后气氛冷了一阵,此刻微光透过天地的距离映射到我的眼里,火焰被浇灭了,流动的彩带逐渐如水滴般汇聚成一团,逐渐变成深色的河流,向下蔓延,世界点上灯,自然的光渐渐走远。

一个步距,是火焰落至地平线的距离。

kuro。

狗朗转过头来。

踮起脚尖。

他的瞳孔逐渐缩小,而又放大。

在整个夕阳被黄昏所淹没时,上映出了最亮丽的愿景。

唇角。

涌动着未知的情感。在另一边感受到相同的色彩。

泛起笑意。

模糊又粘稠。什么都不知道就想要去得到。

这就是我吗,他所认知的我,究竟是什么样子。

他的瞳孔荡漾着夕暮的颜色,一份炽热和无言的接受。


在最后一丝明亮的色彩逝去之后,那份触感消失了。

狗朗像是被抢了玩具的小孩子般,露出一脸的不解和气愤,微光照在他的脸颊上,泛起云彩边的粉。


喂——!你..你在干嘛啊!

我笑了,看着他用手捂着嘴巴的样子。

啊啊我可是很替kuro着想呢~

我停顿一秒,装模作样的神气一回。从狗朗的表情看来,我应该很欠揍吧...?看来我做得很成功呢。

kuro的初吻要留给kuro的未来夫人哟。

狗朗愣了一会儿,似乎为了掩饰他很快又摆出一副漠不关己的样子来,微光下露出少有的腼腆样子,眼神闪烁不定,倏地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目光对上我的眼睛。

城市点亮了灯,灯的温度感谢着即将来临的属于白天的谢幕。

金子一般闪耀着的一天渐渐逝去,在某人的注视之下,每一个静止的画面带上不同的阴影,为世界染出一片只有我能看见的黑白色彩。

无言的眼睛将我拖下无底洞般的气压。空气流过我的鼻尖,化作风吹起他的头发。

他移开视线,转身离开,我跟在他后面。

回去吧。




^

灯光包围着城市,回忆裹挟上杂质席卷我的神经。

我躺在客厅最边上的沙发上。

沙发是卡其色,质地很柔软,有一种陷下去难以爬起来的感觉。看起来不大,我可以伸展全身平躺在上面,天花板是一尘不染的白色,没有黑色的纹路,我双臂交错着放在颈后,把膝盖搁在沙发一边的扶手上,甩着小腿。

窗子敞开着,风不大,能够轻轻吹动我的头发,微微的凉意不带有任何敌意,随意地散落在身体各处,三十厘米之外,狗朗的声音传来。

晚安。

一缕温柔的风抚上我的脸。

门关上了,角落处的某人在偷笑。夜晚沉默了,没有给谁的留言。

明天会来临,黑色混上白色,染成新的一天。在茫然的有一天茫然醒来,不清不楚地为了没有轮廓的坚守活下去。不停地在一个人的半个荒原里追寻着身后的风,夜晚和白天变得不再有意义,时间不再有意义,同样的颜色,形状和形式。对于有着生命时限的人,没有生命时限的我又算是什么呢。

打扰别人的生活,然后奇怪地扔下别人不管。

雨雪交融的时间越长,伤口愈深。或许本不应该在同一个季节同一个经纬相遇,如果温度没有了热度,可是温度还会存在。

也许很久很久以前,我已在雨天朝他伸出手,迎接他的到来。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打开一把伞为他撑起两个人的愿景吗。

黑夜紧逼着每一个入睡的人,此刻的人们入睡了吗。房间里那个人合上了眼睛吗。那个人在笑吗,在为今天而开心吗,在为未来好好打算吗,在好好关心自己了吗。

合上眼,整个视线都是关于你的。

白天黑夜和世界都不存在了,时间死了。

埋葬下自己,于是。

晚安。

kuro不要着凉哦。



暮色中,一个人为一个影子盖上了被子。

影子无声地笑了,以为得到了时间的坟墓和世界终结。





^

这里是一片湖水,清晨的光切割下密集的叶,洒下一片绿,金色的精灵在水面上跳跃着,舞步掀起阵阵涟漪。鸟鸣传入耳,从几米开外的树上传来,带上一天的清爽味道。

kuro,我昨天说的话你可以放在心上哦。

我看着他的眼睛。语调比往日低了些,却依旧带着一股我的味道。

狗朗的神色里似乎藏着一丝隐隐的不安,却很快变成了不耐烦。

你这种对后辈说话的语气让人很不爽啊。还有,你昨天....

他突然沉默了,眼神中流露出如同六月河流的色彩,我不确定那是否是带有温度的东西。心好像被什么紧紧抓住,迷茫似乎一扫而空,身体变得轻盈,徒留一地透明。

有什么事情要说出来,不要一个人闷着。

....

知道这一点就不要摆出一副看起来很让人担心的样子啊!

我移开自己的视线,再一次对上他的眼睛时,露出笑容来。

你...笑什么!我的样子很可笑吗...?!

孩子般的气愤。

固执,冲动,无理。

没有任何逻辑可言。

我最喜欢了。

我宁愿你不要对我说这些话。


我的语调重新恢复往日的晴朗,我歪歪头,露出一个狡黠的笑来。

我——就——不!

迈开步子就向林子里跑去。

果然跟过来了。

嘴角被风带着上扬。

嘶嘶地风声掠过,绿色逐渐隐藏了我的身影。

白银的颜色,悄悄显现,内心的怪物朝我的耳膜怒吼着。

为什么要去见他。

到最后你不还是会这样选择。

至少跑开之前,给他留下一个印记。

绿色的世界。

蓝色的世界。

奶茶的味道,那天月光的长度。

以及,出于想要变得像正常人而买的廉价手表。

装作时间的流逝对我而言如同呼吸的权利。

不需要了,不需要了。

一天的距离,足够了。

我以为足够了,我以为自己很自私。

自私到把所有事情拖到夕阳死去之后再说,直到自己死了才说再见。

这一次作为跑在前面的人,我甚至完全无法看清前方的样子。我以为自己会顺利躲开树木和地上的烂树枝。我的脚却踩上了气流。并不需要任何的刻意去躲避障碍物。渐渐的,视线的主色调由深绿变成绿,变成淡蓝和白。

湖水变成泪潭,映射出白银的影子。阴影不带上黑色,被分秒漫漶成无声垃圾,强制性扔到原点。城市变大又变小,我看见公园的轮廓。周围一座小小的建筑里,有着一个温暖到想要泪水决堤的房间。

和谁一起并排跑过的清晨,记忆里不断回放他的呼吸。

他追不上我了,即使拼劲全力,即使四肢发麻酸痛,被树枝刮伤,伤口结痂,失足摔倒不到一秒再一次爬起来,也无法追上了。

我输了。

我被这一场追逐温柔的游戏罚了红牌。


他奔跑的样子留在昨日的清晨。如同黑色的影子。

我一次也没有回头。


有过你之后,我便开始害怕失去。

昨天的落日比我在天上看见的耀眼上许多。

好好去享受你的生活吧。

小小的拜访,抱歉打扰到你的假期了。多谢啦。


天空之上。白夜不分明。那么就让我那样不让人放心的笑着活下去吧。

让你困扰,允许我向你抱歉吗。


但是。

那么今天,也早上好咯,kuro。

今天的你会吃什么样子的早餐呢。



-das Ende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#其实shiro很喜欢芥末的寿司。(前提是他愿意的话)

 然后shiro说着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。

kuro说shiro是笨蛋。

今天kuro抱着shiro睡着了。





 
评论(3)
热度(5)
© #Eebbcb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