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tnaillirb ginkcuF

余所事|【黄昏】

PART.2


-nachm


我故作神秘地朝他一笑,后者做出摆出一副冷脸,似乎并不想搭理我。不经意地,他的眼角回旋的余光被我捕捉到了。那突然微微颤动的波纹下一秒消失在空气中,我假装没有注意到,打起精神地提高了音调。

走吧走吧。

狗朗露出狐疑的神情来,那双敏锐如鹰般的眼睛不断地探寻着我笑颜背后的东西。

我佯怒道,总之麻烦你这几天还是很令人尴尬的事情啦....今天的行程就交给我吧,就当做我的道谢咯.....?我把目光投向准备站起身子的狗朗,后者用纸巾擦擦嘴,最后将没有任何颜色变化的纸巾塞进空盒子里。狗朗盯着我,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似的。

随便你。

——果然...不是什么实质性的回答。虽然不是很想表现出来自己对这种回答轻微的不满,我还是愣了一下,下一秒,挂上标准笑容。

其实标准与否,并没有一个确定的界限。也许有些时刻,笑容的意味会有所不同。

走咯——?

于是我们把空房子留在了身后。两人不同频率的脚步声突兀地协调起来。一股久违的兴奋感攫住我的心头。



其实和来狗朗家是同一条路线。

我在晃荡着的秋千边停住脚步。他的脚步也随之停下。

这里是公园边缘一处。周围都是用石板铺成的空地,低矮的灌木丛围在四周,其中有两处断开,延伸出两条窄窄的石子路,几步就可以走到公园的正路上,在这里可以看见公园的半个景象,如果背对而望的话,就是附近的城市。能够先看见路旁的行人,其次并不宽阔的马路,新修成的高楼和旧式的住宅区不协调的挤在一起。这个时候会很安静,鸟儿会穿越我们的上空,到达世界的另一端,看见我不能够看见的景色。

来到这里的几日,我垂涎这个秋千很久了,每次独自经过这里的时候,总是看见一些小孩子在这里排着队候着,看守着他们的大人就在旁边的木椅上聊天。

更何况,一个人去玩那个总感觉好羞耻。

并不是很喜欢别人注视着的眼光,尤其是看异类一般的眼光。

所以很自然地想到这里,想带他来。如果一个人的身边有那么一个人陪着你,幼稚的事情能够被称为天真。

笑不笑话我也无所谓,只是希望狗朗不要整天淹死在料理里面啊。我心里捂着耳朵大声吼着。


你.....不会要玩这个吧?

语气里面带着刺,却并不觉得伤人。

一字一顿地,仿佛要把每一个字吃进去又吐出来。气氛变得低落,我心里不由得苦笑,果然不能期待他对这种东西抱有希望。

我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,眼睛盯着他。

kuro去试试吧,很有趣的哟~

.....幼稚。你在耍我么....

狗朗满脸写着不情愿,游离着的眼神似乎对这样的状况很是不满。

我恬不知耻地把他拉到秋千上。按住他的肩,让他坐下。

抓好绳子哦。

他做出要起身离开的样子,我用手推了他的后背。可秋千已经起飞了。

他很快地抓住了绳链。我偷偷笑了笑。链条不停响着,像是小孩子的笑声。

喂快点停下啊——!

别乱晃哦会掉下来的!

怎么说呢,感觉自己轻浮而又不负责任。秋千在我眼前飞了起来,不知道坐在上面的人是怎样的心情呢?开心就好。

我在他朝后荡过去的最高点推他的背。

意料之外的要瘦很多,凉凉的,我的手掌却因此而带上温度。那种触感让我觉得奇怪,恩..不如说是新奇?心里像被什么塞满了,喘不过气来。

后来秋千更高了,估计他也在暗中使力吧?想到狗朗喜欢上荡秋千这种幼稚的东西,就觉得天空更加清澈一分,天际线也更加分明。我只垫着脚尖把手臂伸高,尽可能够着他的背。

从旁边看去,秋千有六十度了吧,我想。

狗朗的头发散乱在游动的空气中,手臂紧握着绳链。他的背影远去又靠近,耳边似乎传来他的笑声,又突然消失。

我退到旁边,任秋千靠着当下足够大的惯性摇荡着。

狗朗所看见的景色是公园的外面。是临近中午,混乱而又有秩序的模样。天空带着微微的慵懒,把头依靠在软风的肩膀上。

我偏过头去,没再看他。

或许是因为美丽的想要落泪吧。

我背过身子屈膝坐在地上,头稍微低垂,风儿低声说着什么,他在说...我很开心吗...?不由得攥紧了拳头。等我感受到手心里的疼痛时,发现皮肤已经出现快要炸裂的红。


一团乱的脑子突然清醒了。比被揍上一顿还要容易得多,痛快得多的解放感。

喂你这个家伙怎么就到旁边来凉快了!?

肩上突然的一击。心跳突然漏拍,大概是自己过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了。

下一刻我才意识到那只是轻轻的一拍。恩,确认好了,是kuro来叫我了。

我站起来,望着他紧绷着的脸,干笑几声。我试图用俏皮的话缓解一下压抑得喘不过气的氛围。

感觉很棒吧?我觉得没有骗你对吧~kuro——

他几乎是以暴力的方式拉过我的手臂,我甚至感受到丝丝的疼痛感。话就这样被粗暴的打断了,莫名其妙的,他的作风?我小声嘀咕着,真是奇怪啊。

坐下!

诶....?我——

狗朗拽住我的手臂,让我抓住绳链。于是我紧紧抓住,担心kuro会不会一不开心就用力过猛...我不禁开始想象我从秋千上摔下去的情景。一定是脸着地吧?还没来得及细想,后背传来一股推力,很轻,却很有力量,我甚至感受到每一根手指尖传来的力度。那能把我带到很高的地方。

石板路从我身下溜走,取而代之的是街景。每高一点,看见的人越多,建筑楼越小,天空越近。我忍住不回头看狗朗的冲动,把头一直抬得很高,试图将注意力转移到眼前的景色上。

后背不时传来的温度总是会让我目光涣散。视线便会模糊一分。

真是羞耻。

啊虽然不是很想承认。其实,自己一直是抱着这样的念头来的吧?和那个人一起的话,总觉得做起什么事情来都比以前要有趣许多。

我笑了吗。

秋千一下子荡高了,感觉自己快要滑下去。原本放松着的手突然握紧了绳链。

kuro你干什么啊!

哼你不是觉得好玩吗。

明明风声很大,他的声音却格外清晰。什么啊..报复吗?不过感觉很刺激的样子。应该...不会掉下去的吧?再一次秋千上升时,我把身体后移,试图让大腿贴上秋千。

真是有点...对自己开玩笑啊...

kuro你——

被打断了,又一次。

一个人待在一边凉快去算哪样啊你这个人!

满满的嘲讽意味以及毫不掩饰的怒气。

我微微一愣,头不自主地垂下,低到甚至能够触到胸口,前额的头发遮住我的眼睛。手攥紧了,绳链在抖。有一种被人掐住喉咙的感觉,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翻腾,整个身体被搅乱了,发出岩浆般的热气,岩浆中心有一只蜷缩着的小猫睁开眼睛,出神地望着我。有人用手揪住我的心的两端,试图将其扭转成对称的形状。多余的部分被切割下撕裂成碎片,飞扬在空气中的碎末被挥洒在无尽的汪洋深处。

喂,怎么不说话了?

原来我没说话吗。意识到的时候,秋千的高度已经缓缓降下来了,接近平稳的程度,我想再过一会儿就能够直接跳下来了。

就算降落失败他也会接住我吧?我突然笑了。

笑什么啊?狗朗低声嘀咕着。笑意更浓了。

我跳下秋千,转身去看他。

果然一脸怒气啊...似乎还带着一点疑惑?狗朗绕过秋千走到我旁边,他注视着我的眼睛,一字一顿地说,怎么样,玩,够,了,吗?

我歪了歪头,撅起嘴来。

恩...没有。

你——!

我撒腿就跑,他追过来了。我跑过石子路,往公园大门跑。我本想回头去看他,不料他一手已经拽住我的衣服。

继续跑啊你这家伙。

他带着点得意地笑了,我望着他那半是好笑半是可爱的样子,心里偷偷把这模样存了档。

知道我们现在应该干什么吗?

他装出一副大人的成熟样子来,我忍住笑,摆出正经的神色来。

不知道。

他停顿了一秒,然后看了我一眼。

采购食材。

看来这似乎改不掉了啊。不过心底暗自庆幸,如果每一条世界线上的他都是这样,想来我会轻易地把他在茫茫人海里面辨认出来。然后告诉自己他就是夜刀神狗朗。

然后鞠躬道一声谢谢。我最后会在他不解的目光中走远。

他的声音有力地把我拉回来。

走了。




咕咕——

走在前面的狗朗回头看了我一眼,扭脖子对他而言似乎是一件痛苦的事情。我掩饰性地笑笑,走到他前面去。

kuro走快一点吧。

他不情愿地跟上来了。

不知不觉间狗朗已经提了整整两袋的食材。在我眼前晃来晃去,有很多种颜色和种类,我能说出名字来的只有一些白痴都知道的东西。

比如,番茄和西红柿。

到家之后,他开始清洗买回来的食材。我跟在他旁边进了厨房。

先给要用的食材去皮。然后是洗菜。

水龙头哗地一声响起,快速的水流便喷泄而出,他先洗的是蔬菜(恩...总之偏绿色系的就是吧?)类似于黄瓜和茄子之类的东西,然后是土豆和...那是...是什么...

然后他向已经发热的锅里倒上油,上方冒出蒸气时,他把切好的土豆块倒下去。

我把头凑过去,他往旁边移了移。

kuro真是厉害啊....!

好啦你快点让开——

....哦。

狗朗望了我一眼,我看见他眼睛里流露出我从未见过的色彩。像流萤笼罩半片森林,而我是身后紧跟着狼群的逃犯,身上流着血,眼睛染成一片红,我不能回头,脚上磕磕绊绊,扑通地摔到地上,然后用手臂和膝盖支撑着笨重的身子前行。

奇怪的想象,甩出脑海。

他转过头去看锅里滋滋响着的土豆,尽管脸侧的头发遮住他部分的侧颜,嘴角昙花一现地上扬。他把一大碗切成小块的番茄一次性倒了进去。我以为会溅起油,可是并没有。

这是什么啊?看起来好漂亮。

等会儿你就知道了。

真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自信呢。我心里暗暗想到。

我很期待哦~

我露出大天使一般的笑来。

之后狗朗往里面加了点调料,总之就是奇奇怪怪的粉末,然后混在一起变成不得了的粘稠样子。味道应该能被叫做香吧?颜色的话...恩....感觉有暗色也有明色呢....kuro的厨艺已经这么好了吗....?!连番茄也能用炸的吗..?!还有,为什么会加糖和芥末啊...

我咽了一口水,溜到外面去了。

我坐到客厅的小凳子上。觉得自己站在他旁边什么也做不了,就像一双会移动的放大镜在旁边游荡,看着他的一举一动,注意到不时传来的香味。

kuro做出来的食物是什么味道呢。会像他自己一样甜吗。加一点辣味似乎也不错诶。总之今天吃到了kuro做的的午饭,圆满。







其实并不是特别圆满的样子。

怒气。

不过不是对我的。

狗朗坐在我对面,紧闭着眼睛。眉头搅在一起。浑身的热气似乎是从狗朗的脚底冲向脑袋。然后朝对面的我步步紧逼。额头上不禁渗出汗来。

桌上放着....富有抽象结构的,芥末什锦炸水果。(这是刚刚kuro一脸兴奋地对我宣布的,不过他那一脸的活力真是少见啊)里面生菜蔬菜以及水果很亲密地粘在一起,红色和浅黄色的粘稠液体咕噜咕噜着冒着泡。最上方的番茄酱不断流向四周。

kuro...那个...你做的菜真是特别啊!我以前都没有见过——

只是食材的问题而已。

而且颜色看起来好鲜艳啊,就像画出来的一样!

都是因为那个大叔不卖我便宜一点,不让我就可以买旁边那个进口的了!

诶kuro你看这个芥末也会融化吗??好奇怪哦...

狗朗盯了我一瞬。

我想我还是闭嘴好了。

笑容僵硬在脸上,我干笑几声,试图缓和着手起刀落般的气氛。

狗朗似乎很郁闷,出神地望着他的失败品。

哦,我想起来了!

我试图引起他的注意,狗朗却像是被施了木头人的魔法,连眼睛也没眨一下。

kuro我知道一个超——级——棒——的食材中心哦!

狗朗扭过脖子,眼神里充满了怀疑。

真的哦!

我把脸向他凑过去,直视着他的眼睛。

而且超级便宜!

狗朗叹了口气,下一刻像是被打了鸡血似的一把拉过我,不顾桌上的东西,开了门。

那你还不快带我去!



人挤人。我总算是体会到了,必须被迫地和一群陌生人紧贴着身子,进行鼻息交换。此刻是午后一两点左右,太阳正毒,背后的汗水从脖子起沿着脊椎流下。皮肤和衣服快粘在一起。

转了几辆大巴(kuro说着真麻烦啊然后全额承包了我的公交费用)到地铁站就好了很多,毕竟这是空调的力量啊。我心里不由得感叹道。

可能是周末的原因人才会这么多吧?我打量着周围涌动着的人群。

咦?

一处显眼的店铺吸引了我的注意力,招牌上写着德国法西斯——突然有人撞了我一下,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从我旁边经过,我的位置不停在改变着,口中不停说着,抱歉啊对不起,没有撞到您吧?走过的人们很快又匆匆前进,似乎并没有因为不小心撞到而停留的意思。

倏地,一股冰凉的温度袭来。从身体里每一个细胞散发到每一处毛孔,有什么在身体里剧烈翻腾,胡乱搅着我血液的流向。我感觉自己被定住了,脚动弹不得,眼睛只会木然地盯着前方。

失重感包围了我。

kuro..?!

我朝四周望望,有一个重要的人迷路了。

形形色色的人来往着,我想起狗朗穿的一身黑,而黑色又是主流色,我望着走动着的人,失去了焦点的眼睛无法重新辨认出人的模样,整个视线全是关于他的。我皱紧了眉头。原本被汗水粘住的后背突然被极寒的冰块所隔离,世界里回荡着我唯一的呼吸声。

他不会迷路吧?

我抬头看去,有一块指示牌,上面写着出口A E。我唯一记得的是我应该从A进地铁站,然后坐xx线到那个食材中心。我打算回到我们进来那里去找他。转念又想,万一kuro就在这附近呢?如果他没看见我会不会以为我已经到月台等候了?

更加糟糕的情况是,他会以为我故意离开吗?

手心里渗出了汗水,我有些惊讶。

我意识到什么,热气突然上涌,像是被人绑架了呼吸的权利。我的视线突然一片空白——比黑色还要恐怖的存在。一时间,世界成了俄罗斯方块所构成的马赛克,鲜明度被调拨至负。

反过来,他把我留下了。

我再次向四周望去时,人流减少了,返回方向的列车孤零零地启程。载着一身的重量,驶向我不愿回头转向的地方。

原来我也会慌张吗?感觉蠢到不行呢。

啊要是把他弄丢了.....

那我怎么办啊——我笑着自己一边得出了这样的结论。

有几个路人望了我一眼。我点头朝他们笑笑。他们扔下一句好奇怪的小孩就离开了。


突然有人抓住了我的手腕。我下意识地想要挣脱开。可是。

你这家伙净会让别人担心吗!

狗朗走到我旁边,一脸气愤,我还没见过他气成这个样子,五官拧在一团,眼睛里泛着尖锐的光。汗水顺着他的额头向下流。

一时间我的喉咙被封住了,我失败地露出笑容来。

没有啊...只是...

恩?

只是觉得kuro能找到我觉得很庆幸呢。

好了别再走散了,不让我怎么买到我要的食材。

他撇过去往前走去,我小跑着跟上。

跟紧点!

...哦。


废话。





我们到了。这是一家很大的商场,往天都是人满为患,到处贴着打折的广告。附近是一些普通的小商铺。和狗朗家附近没有什么区别。唯一的亮点是,这里有一座楼很高,似乎冲进了云里,那是不久前新修的,听说是要建六星级的写字楼。不过现在还没有正式投入使用,所以一些小孩子会到楼里面去玩游戏,一些大人有时候也会去里面看看样子。

今日暂停营业。为您带来的不便深感歉意。

狗朗一拳打上那贴在墙上的告示,那告示似乎抖了抖。

我隐隐地担心起来。这一次我担心自己。

kuro...抱歉!!

我双手合十朝他鞠了一躬。

我的动作停了几秒,他甩下一句话。

算了。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大事。

我直起身子,奇怪地问他。

kuro不是很在意这个吗。

狗朗望了我一眼,又转过头去看街上的行人。

那种东西我怎么知道啊。

我望向不远处那座极高的楼,太阳渐渐沉下泛黄的海洋,刺眼的明亮夺走我的视线。

kuro,带你去一个地方。

哪里?

比食材中心棒上许多的地方。



 
评论(3)
热度(9)
© #Eebbcb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