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されることは幸福ではない。
爱することこそ幸福だ。

人的成分

*渚薰贺文

 お誕生日、おめでとう。w。请务必幸福!!!

*他像世界一样自由。所以我乱写了,且毫无逻辑。


今天我偷偷地从星星的顶点探出头,双手绑上光年间的丝带飞到九月的微风里。

今天我没有听父亲的话,跑出去玩了。他之前警告过我,出去玩的话可能就回不来了,因为[人的成分]变多后,就无法适应家了。但我不担心会不会挨骂,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父亲了,也许躲到果实的核里玩捉迷藏,然后睡着了。

他总说做父母的不是上帝,只是被迫处于神的地位。既然如此,那么每个生命都是神灵,所以我也不会为此受罚了。残晓的灯光已经透进了我的瞳孔。

就一次。

我到了一个被海洋与蓝天包围的色彩块里。...

 

Midnight Blue/【二战文豪pa】

chap 2.

鸢尾花瓣尽染少年骤然放大的蓝色瞳孔。

他的身体未动丝毫,风掠过云层,漫溯成背景的暗红。一池碧蓝化成锁链缠绕在太宰治举枪的右手上。不是大海深不可测的蓝。是更为接近黑色的蓝,不成模样。

太宰少有地皱起眉头。

额头处的凉意与少年脸上的警惕一同消失在下一个日明。

浅笑。是不被人发现,自己独享的笑。

在燃烧的火球离地平线近了一个指尖的宽度时,太宰治左手亮出一把军用匕首,首尾倒转时在空中画出一圈白光,手牢牢握住后把尾部对准少年腹部。尾端抵住后者腹部准备持续深入时,少年明显地感到对方的迟疑,疼痛暂缓了片刻。太宰治紧盯着少年惊疑不定的蓝眸,眨了一次眼,直到外眦感到惊心的疼。被飞机碎...

 

今天看知乎(神奇的脑回路…XD
无意间看到这个
多多良似乎对小白表白了!?
幸福到炸裂!!!多白大法好!!(ni
((自我安慰hhhhh

 

Midnight Blue/【二战文豪pa】

*1.二战背景CR。 2.国籍与名字不符是个bug。3.涉及人物未定。

*不是两人戏,后方部分有太芥。不能接受请右上角。主双黑。


*为野犬干杯。


以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chap 1.


塞纳河下游的夏季风顺流而下,蔓延一片轻微的寒,汇入诺曼底省鲁昂主铁线路路堤的最高处,凉了一方蔚蓝。放眼望去,长龙般扭曲着的火车顺从地沿着锈迹斑斑的铁轨,轰隆隆地碾压过成群的绿,前方一条深不见底的隧道翘首以待。午后的日光被遍布三分之一个法国的德军粉碎,自英国的援军拾起散落下的碎片,以莫名的自信做墙,屈指可数的日夜中同敌人炮火相迎。

今...

 

1+2=1

<<三个高中生,刚刚好。


草薙把刚擦完的酒杯放在吧台上,在酒杯接触到吧台发出“叮”的声响,门无声打开之时口中喃喃道。

尊,今天来得很早嘛。

喂,已经下午了好吧。

红发的少年一只手脱下泛着暗红的黑色外套,随意扔到HOMRA的沙发上,成群的红色虫子从他左肩爬出来,顺着左手臂滑下来,流至指尖,滴落在地上,被从外面照射进的光所蒸发,失踪。

尊直接瘫倒在沙发上,整个身子像陷在海绵里,他的眼睛轻轻地合上,眉间没有一丝皱起的迹象,像是一个孩子睡去时的模样。

草薙盯着刚刚放下的杯子,皱起眉头,再次拿起,用湿毛巾轻轻擦拭着。

怎么,又打架了?

没有回应。杯子,在柜台上,尊的睡颜从...

 

Christmas Day -1

1.

>>这对真是太好了无限个心疼!。。。emmm,感觉这几天都恍恍惚惚的。((别给我谈雪中的天桥!!别!!!

>>如果壬晴和宵风两个人能一直抱着对方就好了XD


雪唱着歌谣乘风而飘落。白色的世界里点亮无尽灯光。

街道上不时会有的暖意游动着,漫不经心地落到漫不经心地行人身上。

记不得这是第几个下雪的日子了。


我看见了宵风。

那是这条街道上唯一的色彩。

他赤脚踩在一地白色极寒中,单薄的病服被不时刮过的寒风吹得蓬松起来,雪轻轻将其压下,那副身子似乎无法承受雪的重量,不停摇晃着,似乎下一片雪落之时就会倒下。他走得极慢,双臂紧紧护在...

 

余所事|【白夜】

PART.3(尾章)

-vorm&GEB


总是把所有事情拖到夕阳沉默之后再告诉你。重叠上的影子随波逐流。

我喜欢开阔的地方。能一眼看到全世界的高处,便是我的心之所向。

这一次的影子是两个人。


我走在狗朗前面,爬着并未再次加工的楼梯。墙面还有余留下的白灰,不时会飘落进我的鼻子和嘴巴。我不知道我们爬了多久,只是一个台阶接着一个台阶,一节楼梯连着一节楼梯,盘旋而上,起步,转身,起步,渐渐变得机械化,脑子也懒了,似乎是一种执念命令着我的脚,向前,向前。我原本以为狗朗会停下脚步,一脸不耐烦地问我要去哪里。可是自从进入这座大楼里他一句话也没说,安静得不像样子。

楼里只能听见两人...

 

余所事|【黄昏】

PART.2


-nachm


我故作神秘地朝他一笑,后者做出摆出一副冷脸,似乎并不想搭理我。不经意地,他的眼角回旋的余光被我捕捉到了。那突然微微颤动的波纹下一秒消失在空气中,我假装没有注意到,打起精神地提高了音调。

走吧走吧。

狗朗露出狐疑的神情来,那双敏锐如鹰般的眼睛不断地探寻着我笑颜背后的东西。

我佯怒道,总之麻烦你这几天还是很令人尴尬的事情啦....今天的行程就交给我吧,就当做我的道谢咯.....?我把目光投向准备站起身子的狗朗,后者用纸巾擦擦嘴,最后将没有任何颜色变化的纸巾塞进空盒子里。狗朗盯着我,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似的。

随便你。

——果然...不是什么实质性的回答...

 

余所事|【日明】

PART.1


_一天的早晨是一天最重要日子。

  小时候大人都这么说。


我端着奶茶的杯子迟迟没有放下,嘴唇停滞在细管边,凉意并未袭来。他扎着黑色的长马尾,几缕黑发垂落在瘦削脸颊的两边,简洁的黑色外套和长裤,陪着一双并不显眼的白鞋。他的脸上没有丝毫少年的活力,只是淡漠如阳光背面的风。我好奇那双眼睛有没有见过天亮的样子和夜晚拜访的模样。他浑身散发出一种请勿靠近的警告意味。

听说,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。

或者说,他唤醒了我还是王的那个世界的记忆。那个人,我的第一位家臣。带着坚定而令人温暖的眼神向我效忠。小孩子般的绝对与纯粹的相信。那个时候我对他微笑了吗。...

 

余所事

#非实际产物不开车,灵感自クロガキ和もっふーP的歌梗顺便偷偷表白两位p主。个人而言这篇写得比较随性。我可能是个假唯心。大概是给某少年的礼物——咯?

#攻受不差

#中篇,这篇只是引子之类。(合掌)


十一点四十五分。

翻转手腕。

六点十五分。


傍晚的铃诞生,震碎往家里逃跑的脚步。呼气声?埋怨。吸气声?沉默。

对于傍晚人们是如何定义的呢。

是指下班的时候,放学的时候。

还是稍微喘一口气,准备煎熬又一次黎明的时候。

似乎并不是指某一个特定的时间段。

我有听说过,如果人还没有睡就是傍晚,睡去就是夜晚。

于是有了晚上好,晚安。


大家似乎很匆忙。蹒跚在大小的迷宫...